在知乎上看了这篇: http://daily.zhihu.com/story/8472239文章,想到了自己正畸的事情,决定记录一下

http://harchiko.qiniudn.com/192851_f496.jpg

洗牙

正畸之前,医生说要先去洗了牙,然后再去医院。我就去了校医院规规矩矩洗了牙,后来想到自己脚上有个疣,反正来了,顺便去看看吧,然后就把疣给切掉了,打电话给医院,护士接的,我说不能过去了,麻烦找下主治医生,护士说了句好的,不能来了没事,就挂掉了电话。

切了疣之后,我就不怎么能自由行动了。大概多了一个月后,4 月 20 日雅安地震时,我跑去了医院。主治医生说,还以为你不来了……

我心里想着,差点因为护士误事,有些事情还是要找到自己的医生亲自说清楚,毕竟除了你自己,没人对你的事情当事儿。

拔牙

牙齿很多,需要拔牙才能继续进行治疗,于是早上早早排队,拔牙,挂了普通号,一气呵成,两颗牙就完了,医生嘱咐了几句事情,也没拿药,过了几天好了。

因为总共要拔四颗,还需要再拔两颗,我的正畸医师 Y 医生(下称 Y 医生)帮我把托槽取下,我拿着大早上挂的专家号就去拔牙了( 挂专家号纯属挂号人员自作主张给我挂的,比普通号贵几倍,我其实觉得普通号就好了),然后就是一场噩梦:

专家后面跟着两个实习生,签了手术知情书之后,实习生帮我打麻药时跟另外一个实习生说这是她第一次打麻药,另外一个实习生拔牙的时候说这是她第一次给人拔牙。我 TM 都快崩溃了,姑且信你们一次,实习生手法不行,也不熟练,拔起来特别遭罪,拔着拔着,专家对着拔牙的实习生说你拔哪个呢,那两个托槽不是取下来了吗?我又崩溃……

拔完一个专家让我走,我说你两个都给我拔了吧,专家不肯,我心想着上次普通号医生利索的就给我拔了,你这为啥要搞两次?再三要求下,第二颗也拔了。

拔完之后我想把牙齿要回来,没什么,我看到实习生准备好了瓶子准备收藏,就是不想给这两个实习生,我有怨念,结果其中一个实习生过来跟我商量,能不能给她一个保存,我不懂得怎么拒绝人,就给了她,但打心里,我是不舒服的,你都差点给我拔错牙。
后来专家又给我开了一堆中成药,加起来又是上百块,取了药之后,回去的路上我就丢到了垃圾桶。

自此,对专家这个词有了抵触的感觉。

打种植钉

因为一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没有打种植钉,在某天,跟 Y 医生约好了打种植钉,因为上次拔牙的原因,我对这个真是想躲,你想啊,一个钉子钉在牙上面,能不怕吗?

反正早晚都是要做的,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…..

打种植钉是 Y 医生跟一位男医生一起的,Y 医生打完第一颗之后,只是觉得有点疼,但我觉得,疼难道不是应该的吗?本着不给医生添麻烦的态度,我啥话没说,默默忍着。然后开始打第二颗,第二颗男医生给我打的,直到第二颗打好,我都没觉得第二颗疼,于是问了医生,难道不应该疼吗?医生说那块骨头上没有痛觉神经,不会痛的。
我赶快跟医生说我第一颗非常痛的事实,然后钉子取出来重新打,再男医生帮助下重新打了 2、3 次之后,终于钉子不再痛了。我要松一口气时,医生想拍一下记录下来,因为 Y 医生平时对我很冷淡,但那天 Y 医生跟我说了很多话,本着跟医生搞好关系,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患者的思想,我赶忙说可以,然后我又忍着疼痛,让他们拍摄了这次打种植钉的视频。

然而后来 Y 医生对我态度并没有好一些,倒是男医生在近 2 年之后,也就 2016 年 4 月份时看了下我的牙认出了我(感激涕零)。

托槽掉了

因为使用电动牙刷的原因,托槽掉了,Y 医生在帮我做完之后,给我重新粘托槽时不断跟我说我浪费了她的时间,耽误了她好长时间,我挺委屈的,但之后就再也没怎么用过电动牙刷,生怕再添麻烦。

更换 Y 医生

因为跟女朋友的原因,跑到了南京,之后便开始了每个月回成都复诊的旅程。由于要请假坐动车,我跟 Y 医生说最好是周一或者周五,Y 医生每次都当作没听到一样,给我安排个周二,周三,我再坚持一下,Y 医生带着不悦给我调换,但偶尔也不愿意挑换就让我周二或周三过去。

医生忙的很,没办法安排到这样的时间我也很理解。毕竟,这是我自己的事情。给人添麻烦我也不是很好意思。

然而我每次看牙的时候,Y 医生呢很不负责任(其实我开始不知道那是不是负责任,只觉得既然我什么都不懂,那就听医生的吧),每次花费 12 小时的高铁过去,医生花费 15 分钟帮我紧了一下。

后来有一次,我因为有一次 Y 医生没时间,把我委托给另外一个医生 H(下称为 H)来做。我才知道,原来医生不全都是那样的,还有这么用心跟负责任的。我心里想着,要是我的医生这么负责任就好了。

再后来因为时间的问题(高铁要提前订票,不然订不到),跟 Y 医生没约好,Y 医生呢,也很不耐烦。我纠结了一整天,跟女朋友商量了半天,虽然不想让医生觉得自己是个很难搞的患者,但是最后还是给主治医生打了电话。说明了事件的情况,顺便,还跟主治医生提到想换个帮我治疗医生的要求。我说: 上回帮我治疗的那个医生叫“欢欢”的就很好,我不知道她具体叫什么名字,能帮我安排给她吗?

主治说要了解下情况后面给我答复,后来,我得偿所愿,我就转给了这位 H 医生。

H 医生非常之负责任,她会记得我每次要很远赶过来,会帮我安排周一或周五的日子,她帮我治疗时会非常照顾我的感受,就像是本来就应该那样似的。H 医生还知道我离的比较远针对这些提出了一些解决的方法,主动帮我解决问题。

Y 医生呢,后来离开了医院,去了 Hopkins(全球顶尖的医学院) 深造去了,正好我复诊,看到了她与患者告别,那时我已经转到 H 医生那里,看着她的患者跟她关系那么好,我其实心里挺酸的,因为我没有那种感觉,在我印象中,她跟我交流时间几乎没有,也不会问我情况,我咨询问题她也爱理不理。
然而,她去了 Hopkins……

希望 Y 只是对我不负责任罢!

直到现在 H 医生还在给我治疗,每次去成都都跟朋友说: 医生跟医生就是不一样啊!

外传

我女朋友也是医生,影像科,有的时候她冲我抱怨科里的一些医生乱开检查,明明是拍胸片就行了,却让患者全身都拍一顿,反正,这都是收入。

我爸生病,女朋友第一时间跟我说,让我联系下有没有医院认识的医生,因为如果没有的话,很多医生开药的原则是: 有贵的就开贵的……
她作为医生,对医生这个群体,并不信任。

我很尊敬医生这个行业,我的朋友,同学,很多都是做医生的,医生这个行业在国内不好做,患者难缠,工资水平又低。

但我真心希望,医生能够肩负起自己的责任,医生这个群体出了问题,岂是一两个蛀虫的问题?

也希望患者们能够理解医生,作为同等学历中赚钱更低的医生这个行业,他们不是服务行业 (女朋友看了文章之后说她们是服务行业),给予起码的尊重吧。

最后,祝各位身体健康。